anan

【瓶邪】一语成谶[修改版](第二十一章:下斗)

心因性失忆症:

    我激动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胖子一刻没停就直接朝我倒苦水:“天真你倒是跟小哥在这儿郎情妾意了,胖爷我一路都给一伙人绑了个结结实实扛这儿来了,这伙人还搞区别对待,不绑小花跟黑瞎子,就绑胖爷一个!”




    我也笑出了声,看来胖子苦头没有吃到,反而滋润得很,不由骂道:“你这体型绳子一绑就成了烤乳猪。你起码是给人扛来的,老子那是直接连人带车摔水里被人捞出来的。”

    胖子瞪圆了眼睛,脸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道:“天真你嫌热要洗冷水澡也不用着直接冲进水里去吧,还拉着小哥!想跟小哥共浴也不用这么急啊。”




    胖子人大大咧咧的,但实际上也知道,现下不是问我们怎么回事的时候。




    我没理会胖子的调侃,现在正事要紧,转头对小花道:“我还说你不会被人算计,没想到最后咱们一群人全部一个不差地给抓进来了。”

    小花冷哼了一声道:“要不是胖子半道上一个没踩稳滚下山坡去,我不得不追下去,我们至于全给抓来吗?”




    瞎子也在一边笑嘻嘻地接了一句:“瞎子是小九爷雇来的私家保镖,小九爷去哪儿,瞎子自然去哪儿。”




    胖子听了不服气,也道:“怎么怪我,那路胖爷贴着山壁走,半只脚都落了空!把胖爷削成纸片人也过不去!”

    张海芝突然出了声:“几位爷,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就来谈谈正事吧。”




    张海芝又接着说:“希望你们能下一个斗,替我们带一个东西回来,其他东西盗出来都归几位。几位爷觉得怎么样?”

    我在心里大骂了一句靠!我几年前就发誓不下斗了,虽然这誓跟放屁一样没说服力,但我真是不想再去过暗无天日的生活了。




    这群人折腾半天就是为了把我们一伙人凑齐了再丢斗里。我转念又开始琢磨我们几个人不伤着逃出去的几率有多大。闷油瓶干群架的能力不容置疑,黑瞎子虽然不清楚他的实力,但能和闷油瓶并称,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小花的实力不错,而胖子发起飙来也能一个打几个,我近几年来也算有些长进,虽然实力并不如他们,但起码不是拖油瓶。




    而专门找上我们几个人的斗,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总的来说,情况并不算乐观。还没想完,就听小花果断的说:

    “行,我去。”语气没一点犹豫,看样子是早就做好了的决定。




    我突然想到,眼前这些人根本不会听我指挥,每个人都只是为了不同的目的但同路而聚在一起,平时我指挥伙计指挥惯了,这会儿没人听我的倒反觉得别扭。

    小花表了态,黑瞎子刚才就已经表过和小花同路的态。




    我转头就去看闷油瓶,我还没忘记上几次云顶天宫这丫突然变卦的事,他一向无组织无纪律。闷油瓶也抬了头看着我。




    谁都没说话,他知道我不想下斗,我也理解他的执着,用不着说什么。最后他还是开了口:“我去,你留下。”




    我心说这人怎么还是这德性,失忆怎么没把他这死脾气一块儿丢了?我没好气道:“去你大爷的,你去我还能不去?”




    他淡淡的开口道:“危险。”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更不耐烦了,道:“我们去的地方哪个不危险?这些人已经强行把我们拉到这里了,就没有给我们选择的机会。”闷油瓶也没再强求,坐着不再说话。




    满堂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和闷油瓶身上,气氛尴尬。我想说些什么打破诡异的沉默,但琢磨半天也没想出能说的话。




    胖子隔了几秒受不了这种气氛,嚷嚷:“知道你俩是模范夫妻,但也别搁胖爷跟前摆恩爱了。胖爷这回就陪兄弟走一趟,给你们这对小夫妻保驾护航。”这一番话被胖子气宇激昂地说出来,特别入心,我眼眶也有些湿润。

    又想起了永远留在张家古楼的潘子也说过“保驾护航”这个词,我的心情很复杂。有这么个兄弟,我这一辈子也值了。




    余光瞥到一旁的闷油瓶,联想到他上次差点死在张家古楼,突然有了种冲动,暗含了不少我许久没有过的感情。

    我想抱抱他,抱抱闷油瓶,不是男人间的抱,而是家人间的拥抱。

    我被自己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想法吓得一个机灵,但也随之带出了一个问题:我对闷油瓶究竟是什么感情?兄弟?朋友?家人?好像都不是,我自己似乎都一直不清楚这是什么感情。




    以前还是想给他一个家,现在却成了想变成他的家人。




    张海芝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只好把这个问题暂时丢到一边:“看来几位爷都承了我们的邀请,我代我们家主子谢谢几位爷。”然后朝我们鞠了个躬。

    小花拍下黑瞎子一直搭在他肩上的手,说:“不介绍一下?”




    张海芝礼貌性地笑笑,回答道:“装备我们会派人准备好,如果几位有自己称手的兵器,可以自行派自家伙计取来。”胖子听完,大声接嘴:“胖爷我也没啥称手的,雷管,炸药,什么牛逼来什么!”

    我听出了张海芝在故意回避,又紧接着问:“什么时候出发,斗在哪儿?”




    张海芝回答:“到时候几位爷跟着我们的人走就行,装备几天后就到,到了就走。这期间几位爷就暂且在这个院子里歇下吧。”我讽刺地心道我算是听明白了,这群人怕我们派人劫胡,先软禁我们,说不定到时候去斗的路上还得蒙着我们的眼睛走。

    我偷眼看了看小花和闷油瓶,他们都没什么反应,我也就没再出声。现在毕竟骑虎难下,我想走也已经来不及了。




    到时候就算他们把我们都带到老林子里宰了卖给人贩子我们也没办法。这一趟非去不可。



评论

热度(25)

  1. shop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2. Dring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3. doudouangel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4. xiaocurry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5. lan_lanchong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6. ┏ 'Sty1e.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7. anan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8. Yvonne.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9. 摸.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10. Cameraman rick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