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an

【有生之年】红心女王与爱丽丝续篇 14夜 下

红叶恋歌:

下半场比赛变成了比分的拉锯战,不到局终难见分晓。哨声响起之前,王者对勇士表达了最后的致敬。“沉睡吧,历战的王。”赤司的声音显得低沉,犹如在吟咏一篇伟大的史诗,缓慢而庄重地说出幕终的台词。他朝着篮筐抛出一条稳定的弧线,高扬起下颌,表情冷酷而从容。这表情中透出胜利在握的笃定与高高在上的轻松感,散发出震慑人心的力量却不让人因语气的高傲而产生不悦,仿佛他的语言已经提前宣告了尘埃落定。这就是王者洛山,这就是洛山的王将。


掌声响起,王者离场。直到被人重重地敲击地敲击了肩膀,黄濑才从沉浸于赤司言语的情感出抽离出来,他扯了扯嘴角,露出笑容,恢复了往常的表情,向着刚才激战过的赛场走去,他结过队友的传球,对着篮筐精准地扣下去。这一记扣篮,激起了预料中的效应。复仇战的前哨。诚凛的人纷纷望过来,黄濑微笑着说,“比赛,我拿下了。”他不像赤司那样能够随意说出诗化的语言,他也有自己的风格。他要贯彻自己的风格到底,在海常胜利的时刻,自豪而大声说出“比赛,我拿下了”。


然而,幸运女神没有给黄濑说出这句台词的机会,他华丽地输掉了赌局。海常以一分之差惜败诚凛。一时间,黄濑有点恍惚,像观看走马灯剧场一般,回放着最后的那一球。他看了一眼定格的记分牌,静静地接受了现实。奇怪,没有想象中的悲哀与不甘。他对着诚凛的光影组合露出了微笑,表示了真挚的祝福。转过身,当面对前辈们的那刻,有什么东西突然撞击着内心的门锁,霎时,倾泻而出。眼泪无可抑制地仿佛洪水决堤,“我想赢啊!”他最终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自己的自不量力结束了前辈们最后的冬天。黄濑想对前辈们说一声“对不起”,声音却破碎地卡在喉咙,呜咽含糊不能成形。森山告诉黄濑,他隐瞒伤势的把戏早就被看穿,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黄濑无力地笑起来,“其实,比赛前,我一门心思都是不惜一切代价向诚凛复仇,如何堂堂正正地去挑战那个人,而当我决心为海常而战的时候,我似乎轻松了很多。过去的我太无知了。”笠松揉了揉黄濑的头发,“你是海常的黄濑凉太,觉悟到这点,就证明你已经成为海常当之无愧的王牌。把遗憾留在这个冬天,让来年的夏季赛场去见证你的真正的实力。”


黄濑走到了武内教练跟前,站直了身子,深鞠一躬,“对不起,我的任性给球队,给教练添麻烦了。”接着,他又走到了中村面前,弯下腰,“中村前辈,辛苦了。”“黄濑,你突然变得那么乖,反倒让人有些不舒服。”一向说话严谨的中村,道出了意外的话。恰巧,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现在的黄濑,像不像涉谷车站门口的那只柴犬?”森山打趣地说。大家不由笑了。


休整一天后是决赛。黄濑被勒令休息去医院看病。他被停止参加部活动两周。武内教授警告说,如果被发现不听话,就将他禁赛到夏季预赛。森山还补充了一句,后天想观战的话,记得把医院的诊断书带来。


黄濑一大早就被母亲叫起来去医院看病。武内教练推荐了一位都内治疗运动损伤的名医。黄濑在母亲的陪同下出了门。医生的诊断结果让黄濑稍微松了口气,过度肌肉劳损,脚踝韧带拉伤,没有伤及骨头。需要静养,至少一个月不能进行剧烈运动。当然,医生与母亲轮番语重心长地说教了黄濑一番。


走出了诊疗室,母亲叫黄濑乖乖着等待,她去取药。黄濑百无聊赖地坐在长椅上伸了伸腿。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算给前辈们发一条短信告知诊断结果,免得他们担心。他发现已经有几通未接电话,是海常的前辈打来的。他的眼睛向下一扫,手指一僵,这是个意料之外的号码。小赤司。时间是昨天下午18点30分,也就是洛山与秀德的比赛之前。


小赤司,给我打了电话?黄濑的手指划过屏幕,按住了那条来电记录。黄濑点出了短信会话框,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在那个时间点打来电话,是为他加油,还是另有原因,黄濑非常懊悔错过了这通电话。赤司主动联络他,他高兴得无以言喻。可是假如赤司是为他鼓劲,那么自己输了,是不是已经让他失望了呢?


黄濑跟着母亲坐上了租出车,母亲的唠叨他一句以前没听进去,那条来电记录搅乱了他的心。冰冷无情的帝王,温柔如水的王将,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


 出租车行驶到一处体育竞技中心附近的十字路口,遇到红灯停下来。重新启动几步之后,体育中心的名字完整地呈现在黄濑眼前。黄濑突然喊了一声,“请停车!”然后,顾不得母亲的呼唤,钻出了汽车,他站在人行道上,向母亲挥了挥手,“我有个想去的地方,妈妈先回家吧。”他记得曾经在这一带附近遇到过玲央。举行体育大会的时候,主办方会借用一些场馆作为参赛队的调整用场馆使用


他依次走过竞技中心的每个场馆,123号场馆均在对市民开放。他朝第四号场馆走去。四号场馆面积比其他场馆稍小,位置比较僻静,独立于其他场馆,很适合做特训场所。


四号场馆内传来运球声。黄濑一步步朝敞开的大门走去,心情莫名地变得紧张。急于确认什么,又害怕确认什么,这两种情绪混杂在一起。直觉告诉他,他在这里。


野生动物的直觉有时比精密计算的仪器还管用。赤司曾经这么说过。黄濑十分厌恶别人用怜爱仔犬的眼神看待他。可是,当他发现那个熟悉的背影,竟然真的有几分仔犬寻到主人的欣慰。他在心中暗暗嘲讽了一下自己。黄濑凉太绝对不是温柔的人,更不可能是对谁都会撒欢的仔犬。


“哟,小赤司。”


 赤司一遍又遍在中距离进行着跳投,姿势标准而好看,每一球都准确命中。赤司专注做事的事情,总是会心外无物。黄濑觉得他与赤司像分成了两个世界,又觉得存在某种默契与平衡,就像他们离别后又会在机缘巧合下重逢,如同现在,他选择了走向这座僻静的四号馆。


赤司的嘴唇一张一翕,念出“数字498,499,500……”他的额头被汗水打湿,汗珠使得脸颊闪闪发光。篮球滚落在地板,赤司没有去捡,他转过头。


“明天就是决赛了。小赤司这样乱来可不对哦。”黄濑挑起眉,用半调侃的语气笑着问。


“这是惩罚。比赛轻敌的代价。”赤司平静地说,那双深红的眼眸纵然凌厉,但是黄濑看起来,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赤司是个对待自我相当严苛的人。黄濑从以前就觉得,赤司并不在乎他自己。赤司不允许自己犯错,哪怕是微小的失误都会给予自己惩戒。


“昨天的比赛不是赢了吗?”黄濑笑了笑,赤司的眼神却让他的笑容凝固了。


“并不是稳胜。”赤司弯下腰拾起了球,端在手心。“所谓的胜利应该是把对方完全将死,然而看着对方一步步自取灭亡。”


黄濑不禁睁大了眼睛。他并不认识这样的赤司征十郎。“小赤司,你在开玩笑吧。”


“凉太,你觉得诚凛是怎样的球队呢?”


“不得不承认他们也很厉害。尤其是小黑子与小火神的组合,恐怕连小赤司的天帝之眼……”黄濑认真地回答。


“凉太,你认为真品与赝品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赤司似乎笑了,但是古井无波的眼睛中没有笑意。黄濑感觉到了寒意。原来,赤司会介怀被他模仿。黄濑在心中冷笑起来。赤司曾经说过黄濑的模仿是独一无二的才能,教导他COPY不在于动作,而是将所有的直感结合起来,去捕捉那一瞬所见到的世界。那是属于黄濑的洞察力才能看到的世界。


然而,黄濑却有种被信赖的神明所欺骗的感觉。他以为他凭借天帝之眼接近了赤司的世界。赤司却给予他了一个最害怕听到的答案。


“因为真品是没有缺陷的。”


砰,又一球完美穿过网坠落地面。黄濑看着赤司,说不出任何话。他眨了眨眼睛,眼神骤然空茫。有一种痛感在蔓延。比脚伤,比与胜利失之交臂,更加深沉的痛感。黄濑后退了一步,撞到了进来的人。


“小征,在练习了吗?”玲央笑嘻嘻地招呼赤司,叶山小太郎与根武谷永吉站在他身后。随后,他又带着有些夸张的语气惊呼,“原来,小黄濑也在啊。看来我们来的时间不对。”


“你们来得正好。”赤司掂了掂手里的篮球。“跟我比一场。1对3.”他特意将重音放在了后面。玲央他们沉下脸,似乎回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回忆。黄濑看着赤司他们,觉得自己完全沦为了局外人。眼前的赤司犹如一只嗜血的狮子,随时准备攻击狼群。


赤司深吸一口气,垂下眼帘。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黄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赤司的双眼。那是,ZONE。赤司仅仅调整了一下呼吸,就进入了ZONE状态。


对局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赤司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倒在地板,大口喘气的队友。“确认完毕。”然后,他拿起放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水。


“小赤司!”黄濑的声音比平时高了几个分贝。他难以理解赤司的行为,甚至有些愤怒。在决赛前夕击溃队友,无疑是一种自杀行为。如果对战秀德的时候,赤司投出的自杀一球包含着信赖,那现在这种恐怖手段又算什么!


“胜利并不在于唯一一张底牌,而是拥有随时可以当做底牌的东西。”赤司轻描淡写地说。


“他们不是你的队友吗?”黄濑大声质问。


“他们并不脆弱。弱者没有资格留在洛山。”赤司淡淡地回应,“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胜者应该有胜者的觉悟。不是赌注可能性,而是一开始就将胜利女神攥在身边。”


“小赤司,我发现越来越不能理解你……”


黄濑转身,大步离开了四号场馆。他穿过步行道,下意识回过头,只看见了赤司的背影。赤司似乎刚才转过了身,似乎又没有。


黄濑心情颇为烦躁,他在站台看了看,搭上了一辆巴士,前往海常所在的宾馆。赤司的变化让他难以接受,能够看出赤司很累,背负着太多的期待。他是不是应该像过去一样,笑着对赤司说,小赤司没问题的。“或许能够拯救你的,并不是我。”黄濑将手抵住了额头。为什么不能是我呢!为什么我做不到呢!


黄濑敲开了笠松幸男的房门。大家正在商量明天的比赛对策。黄濑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我可是专程来送慰问品的哦。”森山耸了耸肩,将他放进去。


“明天的防御重点是绿间真太郎与高尾和成的组合,在缺少黄濑的情况下,队伍以笠松为中心……”武内教授开始部署。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黄濑,“你觉得怎样?”


“这样的打法很保守。不过毕竟他们连小赤司都头痛的组合。”一提到赤司,黄濑的笑容黯了黯。他很快控制好情绪,眼底闪烁出光芒。“不过,不屈不挠,奋战到最后。这正是我们的海常魂嘛。”他突然举起手来,用力一握。


海常魂!所有人笑起来。森山把早川拉到身边,“黄濑这小子越来越有队长的样子了。你可不要被这小子把风头全部抢了哦。下任队长。”


“海常魂的发扬,就交给我们了!”早川完全没有理会到调笑,一板一眼扯开嗓门。不一会儿,作战会议变成了临时的小聚会,黄濑带来的零食被一扫而空。


“黄濑,你是怎么看待明天的比赛。”笠松怕了拍正在对着空薯片袋嚎叫的黄濑。


“我预感洛山会输。”黄濑眼神有些放空,他微笑着说。


 


 


 




 

评论

热度(33)

  1. 纯情小火鸡。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2. 貓貓。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3. Water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4. 乐陶居重新开张了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5. anan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6. AKI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
  7. yakult红叶恋歌 转载了此文字